您当前所在位置:晋江新闻网>>新闻中心>> 文体娱乐 >>正文

努尔加大峡谷随想

www.ijjnews.com    晋江新闻网 2020-12-01 11:26
  

□柯国林

  努尔加大峡谷位于新疆昌吉市阿什里乡,山脉绵延,应该还跨过别的行政区域,而我多次去的都在阿什里乡这段。

  第一次去是在今年的4月下旬。我们这批刚从福建来的援疆人员到阿什里乡考察项目,也就顺路直奔努尔加大峡谷。车子越往里走,四周的景象就越令人称奇。原以为我们应该在大峡谷的上方,往下俯瞰,其实不然。看到两侧山脉渐起,且成平行对立之势,我们才发现原来此时就在谷底。车子行驶的路起伏不平,应该曾经是河床,是大自然造出的通道,历经亿万年冲刷而成。远看两侧山上,不见草木生长,与我们南方人印象中树木葱郁的山截然不同,更添了许多苍凉。

  但就在这苍凉之中,却也蕴含了意料不到的勃勃生机。仔细看去,山腰乃至山顶不时有成片的小白点映入眼帘,当地的向导告诉我们,那些是觅食的羊群。羊群?那么陡峭的山头,羊群竟然能爬那么高!觅食?光秃秃的山上能找到食物吗?车子在一处平坦开阔的地方停下来,我抬眼望向近旁的山坡,才发现有淡淡的草绿色,低头看时,果真有些长得干枯且稀疏的小草,几乎就淹没在灰黄的土块中,我体会到了“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美妙。

  后面几次去努尔加大峡谷,走了不同的路径。最为惊叹的一次是当地的朋友驾驶越野车,我们沿着高低起伏的山脊翻山越岭,上坡时感觉整个人身体后仰,车子好像要倒栽下来,大家都不禁惊呼起来。“无限风光在险峰”,在高处眺望四野,层峦叠嶂,连绵不绝,顿觉天地之广阔无垠。远处天山高耸入云,在阳光辉映下,分不清那白亮得刺眼的到底是积雪还是云朵。待到太阳紧紧贴着远峰即将没入山头时,就能清晰地看到其轮廓,显得格外大格外红,果真是“残阳如血”。此时微风拂面,恍如到了世外,苍穹之下就只有自己一人了。

  努尔加大峡谷最为引人入胜的是悬崖峭壁、沟壑纵横和色带瑰丽、气象万千的丹霞地貌。这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多去了几次,我们对这里的地貌由来也多了几分了解。努尔加大峡谷以三屯河河谷为中心,来自远处天格尔雪峰的雪水如把威力无穷、恒锋不钝的利刃巨刷,循天然之势劈开崇山峻岭,积亿年之功调出斑斓色调,在沉积的红色岩层上切割出磅礴壮观、形态各异的山块群,浸染出光彩夺目、四时变幻的“色彩骨架”。

  据说,努尔加大峡谷的风光不仅四季不同,阴晴雨雪各有美景,就连一天之中也多有变化。我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能实地去领略到这些景象。而最为牵动我的是这片看似广袤雄浑、人烟罕至的土地,它是否真的就只是存在于白云苍狗和成群牛羊的记忆中?在汗牛充栋的史书记载中有无只言片语讲述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的故事?

  这个疑问的种子在我第一次去努尔加大峡谷的时候就种下了。那时在颠簸穿行中,我发现在峡谷的山坳间不时闪过木寨门之类的构件。同行的向导饶有兴致地告诉我们,这是之前拍摄大型电视连续剧《大秦帝国之天下》时留下的布景。不久后我就在手机上看到了《大秦帝国之天下》的片花,其中铁骑在峡谷中东奔西突的情景令人动容。这只是电视剧拍摄的外景而已,还原的是战国后期至秦初群雄逐鹿的历史情节。那时的战场未必是在这里,但在历史的烽烟中,这里未必就不是战场。

  为了解开心中疑惑,我查阅了昌吉市相关史志资料,脑海中不时浮现出诸多历史片段和历史人物。虽然这些片段和人物有的已经无从考证具体是否与这个大峡谷有关,但一定就曾经发生在广袤的西域,出现在西域众多有名或无名的峡谷、山峦或者戈壁中。

  努尔加大峡谷并未直接反映在这些文字记载之中。而它所处的昌吉市却有许多历史沿革和事件记载,颇为清晰翔实。“昌吉,汉为单桓、东西且弥、乌贪訾离地。晋属高车。魏入蠕蠕。周突厥。隋西突厥铁勒地。唐属北庭。元属回鹘五城。明属卫拉特。清乾隆中叶,设昌吉县。”这是昌吉市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归属衍变。

  “昌吉”是准噶尔语“场圃”的音译。昌吉原是河流名称,因为此地恰在孟克图岭北麓昌吉河滨,就依河名为地名了。而据记载,此地在不同朝代的称谓也屡经变化,如“彰八里”“昌八里”“掺八里”,乃至“别失八里”“仰吉八里”“昌都喇城”等。这些称谓主要依据音译不同,却也体现出不同时期因民族交融而产生的发音变化。

  而恰恰是这些令人格外生疏的字眼和表述,预示了这块土地神秘而旺盛的生命力。掩卷闭眼之间,我想着应该夜探努尔加大峡谷,或者谓之夜读努尔加大峡谷。只有夜探,在一片漆黑之中或者清冷的月光掩映之下,山影如压,山风如诉,历史的画面才渐渐清晰,人物的形象才渐渐明朗。

  我突发奇想,在夜色苍茫之中,就在这个历史上湮没无名的努尔加大峡谷的谷口,架设一面凝缩时空、穿越古今的大镜子,都会看到什么样神奇的景象?

  镜头首先闪过的是西汉名将、首任西域都护郑吉吗?“汉之号令班西域矣,始于张骞而成于郑吉”。这是新疆历史上最早也是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从此加强了汉朝中央政权对西域广大地区的管辖,保障了“丝绸之路”的畅通。郑吉屯兵西域,垦地积谷,尽管无稽可考他在拒匈奴、破车师、降日逐的众多征战中是否穿越过这个大峡谷,但这个大峡谷却必定在他深邃热切的目光中定格。

  有据可考的是公元1221年的重阳节,受成吉思汗之邀,丘处机在西行途中抵达昌八喇城,“其王……率众部族及回纥僧皆远迎。既入,斋于台上,洎其夫人劝葡萄酒,且献西瓜,其重及秤,甘瓜如枕许,其香味盖中国未有也”。这应该是离努尔加大峡谷面目最明、距离最近、年代最早的名人了。

  “昌吉新鱼贯柳条,苓箵入市乱相招。芦芽细点银丝脍,人到松陵十四桥。”这是纪晓岚遣戍乌鲁木齐期间关于昌吉物产的诗作,在他众多诗作中关于昌吉宁边的就有十多首。《阅微草堂笔记》中的《三工屯犯起事》《狂风将人自阜康吹至昌吉》等数条志怪传闻更是绘声绘色。也不知当年平三工屯犯的山口离努尔加大峡谷有多远,狂风是否将人吹过大峡谷上空?而纪晓岚谪戍期间深入民间,调查了解风土人情、民俗物产的足迹或许就遍及努尔加大峡谷。

  接下来映入镜头的是一张沧桑却忧国忧民、疲惫而不失刚毅的面孔。这张面孔因“虎门销烟”和“开眼看世界”而为国人所景仰。清道光二十五年正月初五,林则徐经榆树沟、芦草沟而抵达昌吉县,安顿在城外行馆住宿,当日处理政务二十多件。数日后,林则徐在给友人的赠诗中依旧不改爱国敬业之情。“漫将羞涩笑羁臣,此日中原正患贫。鸿集未闻安草泽,鹃声疑复到天津。”“带围屡减腰仍瘦,笋束成堆眼已花。何日穹庐能解脱,宝刀盼上短辗车。”

  林则徐是福建侯官人,也就是现在的福州人,在疆期间政绩卓著,我们都敬称他是“福建第一代援疆干部”。而他对于西北边疆的莫大贡献还与另一历史人物有关,那就是“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的左宗棠了。左宗棠虽是湖南人,但其仕途也与福建颇有交集,曾上疏奏请在福州马尾择址办船厂,筹划创办福州船政局。离疆数年后,林则徐从云贵总督任上告病,自云南返回福建,途经长沙,特邀此时尚是在籍举人的左宗棠在湘江舟上相晤,将他此前在新疆整理的资料和绘制的地图全部交给左宗棠,并嘱咐道:“吾老矣……东南洋夷,能御之者或有人;西定新疆,舍君莫属!”二十多年后,左宗棠以衰迈之年,力排众议,抬棺出征,收复新疆。左宗棠在向朝廷告捷奏文中也屡有提及昌吉,可以想见当年征衣上的滴滴热血也曾浸入这片土地,汇入大峡谷的谷底。

  大峡谷自然风光无限,丹霞地貌披着红火的外衣,看似无情却又有情。而历史的车轮滚滚,曾经的人物故旧说是无关却又有关。日观大峡谷,四时有序,变化万千;夜探大峡谷,众山无语,唯留英名。这面大镜子也许就真的立在大峡谷了,看沧桑巨变,看往来代谢,无论是日观还是夜探,都有深情的回眸。

  (作者系福建省第八批援疆干部,现挂职于新疆昌吉市文旅局)

标签:努尔加大峡谷|文化
稿源: 晋江新闻网  编辑: 陈子汉陈子汉 [打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    昵称:       
晋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晋江新闻网或晋江经济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晋江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 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 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晋江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晋江新闻网或晋江经济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 信息,繁荣发展互联网行业,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 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晋江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电话:0595-85088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