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晋江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福建新闻>>正文
一棵草的扶贫故事:从福建奔向国际的菌草扶贫路
www.ijjnews.com    新华网 2016-10-17 11:46
  

  资料图片:南非夸丁地单亲母亲喜收平菇。

  “菌草技术就是为了扶贫而生的。”10月17日,第三个国家扶贫日,国家“扶贫状元”、福建农林大学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菌草技术发明人林占熺教授在接受新华网专访时,对30余年的菌草扶贫历程,发出这样的感慨。

  从闽西老苏区长汀到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扶贫状元”林占熺不仅走遍祖国大江南北,还把扶贫扶到了国际上,菌草随之跨出国门,遍植世界101个国家。

  这个月,刚从宁夏“菌草扶贫”归来的林占熺对于未来菌草产业的发展有了更长远的规划:“为了老百姓真正脱贫,菌草要走产业精准扶贫的道路。”

   “变草为宝” ——“致富金草”真扶贫扶真贫

  1983年,林占熺随同福建省科技扶贫考察团来到老苏区福建龙岩长汀县,他在河田镇罗地村看到的情景让他触目惊心——这里的“悬河”高出两边耕地一两米,“悬河”四周山丘荒秃、植被稀疏、耕地沙化,一派凄凉。

  “不闻虫声,不见鼠迹,不投栖息的飞鸟;只有凄怆的静寂,永伴着被毁灭了的山灵”,这段文字描述的是1941年的长汀。40多年过去了,当年闽西的长汀、连城、上杭、武平仍是全国贫困县,还有贫困户9.1万户,49万多人,人均年纯收入不到200元,人均口粮不足200斤;曾被誉为“红色小上海”的革命圣地长汀,已是福建水土流失的重灾区。

  “种草治理水土流失、‘以草代木’栽培食用菌致富一方的强烈愿望,再一次在我胸中涌动。回单位后,我便开始了‘以草代木’栽培食用菌研究实验。”忆及当年,林占熺说。

  三年很快过去,1986年秋,用芒萁、五节芒等野草作原料栽培食、药用菌最终获得成功。香菇等食用菌是木腐菌的传统理论从此被否定,木、草、菌的学科界限从此被突破,一门全新学科——菌草技术从此诞生。

  1988年,“以草代木”发展食用菌被列为“福建省科技兴农项目”,并在福建得到大规模推广,被认定是“可以形成支柱产业的好项目”、“特别适用于广大老少边穷地区”。之后,菌草技术相继被列为国家级星火计划重点项目、贫困地区科技扶贫首选项目、发展中国家实用技术培训与援外项目、福建省重点发展的新兴农业产业等。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据统计,菌草技术目前已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487个县(市、区)推广应用,在生态建设、扶贫减困、产业发展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林占熺也由此赢得“全国扶贫状元”的殊荣。

  实践证明,菌草技术和菌草产业“扶真贫、真扶贫”。林占熺算了一笔账:我国592个贫困县多数县的生态脆弱,如果能在每个贫困县利用非耕地种植万亩菌草,全国可以形成数以千亿元计的产业,有利扶贫开发和生态建设。

  因此,2016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港澳台侨委员会委员陈寒枫在《关于利用菌草产业推进贫困县生态建设与精准扶贫的建议》中作出如下判断:“发展菌草产业是治理生态环境和扶贫的有效途径,是一项于国于民皆有利的大事。”

  “在国内,我们计划先沿着黄河两岸的44个国家级贫困县,把黄河的菌草生态治理和贫困农户脱贫紧密结合起来;第二步,‘十三五’期间,我们要推动全国其它500多个贫困县,利用菌草技术发展生态型产业,走产业精准扶贫之路,帮助农户告别贫困。”对于未来,林占熺说。

   “以草为媒”—— “植物大使”扶贫有了“国际范”

  菌草扶贫推广至全国后,还走出国门,种在了非洲大河尼罗河沿岸,成了拓展中国和平外交的“植物大使”,中国扶贫经验因此多了一分“国际范”,为全球减贫事业贡献了中国智慧。

  卢旺达,位于尼罗河源头,被誉为“千丘之国”,由于连年战祸、人为破坏,森林植被锐减,水土流失严重。2011年开始,以林占熺为首的专家组在卢旺达开展了菌草治理水土流失试验示范。试验结果表明:种植巨菌草地的土壤流失量比种植传统农作物玉米减少97.05-98.9%、水流失量减少80-91.1%。如今,菌草生态治理已被卢旺达列为国家水土流失治理的重点项目。

  而“卢旺达样本”只是菌草援外扶贫的一个缩影。

  1994年,菌草技术入选“南南合作”项目,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列为“中国与其它发展中国家优先合作项目”;1995年,被外经贸部列为援助发展中国家技术培训项目;1998年起,被列为我国援助巴布亚新几内亚、卢旺达、南非、斐济等国项目……

  成绩远不止于此:143期培训班,101个国家,5431名学员,这是截至今年6月,菌草技术交出的一份沉甸甸的援外成绩单;中、英、韩、俄、日、西班牙、阿拉伯、泰、皮金、法、祖鲁等15种文字在传播菌草技术;巴布亚新几内亚、南非、卢旺达、巴西、马来西亚、斐济、泰国等9个国家均已建立了示范培训和产业发展基地……

  为什么菌草技术可以大规模复制、推广到这么多的国家?

  “如果说把菌草技术看做是‘鱼’的话,我们在援外中不仅给鱼,还提供了养鱼、捕鱼、加工鱼的一整个产业。”林占熺说,扶贫是菌草技术援外的落脚点和出发点,面对新形势,菌草援外也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正是抓住了“产业精准扶贫”这个关键点,才使得菌草援外“为有源头活水来”。

  有思路还要有门路。从2005年起,林占熺团队在南非开展菌草技术基地建设与产业化扶贫,仅花了短短几年时间,就在南非夸那尔省建起了32个菌草旗舰点,让成千上万贫困农民学到菌草技术,发展菌草生产,在短时间内脱贫致富。

  据林占熺介绍,当初为了确保菌草技术进村入户收到实效,他对技术流程进行了简化,创建了“基地+旗舰点+农户”的模式,使得农户“一看就懂、一学就会、一做就成”,简单到连南非的单亲母亲—“穷人中的穷人”都能学会。南非总统办公室调研后得出以下结论:菌草项目是南非影响最大、扶贫效果最好的项目。

  去年9月,联合国发展峰会通过了以减贫为首要目标的2015年后发展议程,全球减贫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12月初,中非合作论坛峰会宣布,未来三年,中国将为非洲培训20万名职业技术人;支持非洲实施环境友好型农业项目等十大计划。

  “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从我国引进菌草技术,菌草技术将更好地服务我国整体外交,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林占熺说,将来,要利用菌草技术在黄河、尼罗河、湄公河这世界三大河流域,复制中国菌草扶贫的模式和经验,在世界范围内推动菌草这一新兴产业的发展。(王文清)

  资料图片:宁夏菇农喜获丰收数钞票

  2016年5月,福建漳平农户种植菌草养羊。林应兴摄

  2016年7月,斐济农户种植菌草养羊。林良辉摄

稿源: 新华网  编辑: 陈子汉陈子汉 [打印本文]
标签:扶贫